骑行记录/
骑行记录 当前位置: > 骑行记录 >

实践故事 | 索朗旦增:差巴与自由 _户外

发布时间:2019-08-22 01:00 来源:未知 作者:自行车运动协会
差巴与自由
      我们曾在历史课上听老师讲过西藏民主改革,这次,我们走进了75岁的索朗旦增家,听他亲口讲述那段光明战胜黑暗、差巴重获自由的历史。
      索朗旦增的父亲在他小时候就去世了,家中依靠母亲撑起,哺育着他和年幼的弟弟妹妹。索朗旦增从8岁开始进行“乌拉差役”,当差巴,给地主家干活,烧水、打水、放牛、放羊,要求都极为苛刻。差巴住地方也非常简陋,只有牛棚那么大,泥和的小灶台,石头垒的小桌子,填充了整个房子。即使是这样简陋的房子,也不属于他,也要付出很多劳动去换取。反观地主家的孩子,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到了十三四岁才能自理。
      普通差巴的生活已经是艰苦非凡,奴隶的生活更是难以想象。索朗旦增提到,奴隶不能乱看乱说乱摸。动辄挨打受骂毫无自由可言。他曾亲眼见过一个小和尚因交不起差役,被扒光衣服用棍子打死。小和尚最初白白的皮肤在打的过程中逐渐发青、淤黑,最后血肉模糊,不成人形,惨不忍睹。
      那时候穷苦人的日子,没有自己,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为了还不知哪一辈欠下的不知翻了多少倍的债,一辈子都在挣扎,却不曾获得解脱。
      直到民主改革,这种黑暗不见天日的生活里射进了一束光,并且越来越亮,大有将这片土地的黑暗完全驱走之意。
      索朗旦增的差巴生涯到18岁就结束了,不是因为18岁还清了债务,恰是因为这年,民主改革走进了他的村子。地主财产被全部没收,权力被剥夺。普通人向地主借东西的记录被全部销毁,索朗旦增至此不用再背负着还不完的差役,不用再麻木地为别人干活,可以为自己活一次。他提到,解放的那一刻,劳役的枷锁被卸下,自由的获得仿佛重生。“从出生到18岁都没有‘我想干什么’这个概念。改革之后分了土地,分了牲畜,才知道还可以有‘我的’,还可以有‘我想干什么’。”他还提到最初改革的时候看到地主的东西被没收,一些地主被抓走,大家还会担心地主会不会重新获得权力,重新获得权力之后会不会加倍的逼他们干活,折磨他们。
      事实是,那束光的源头是太阳。而太阳,是不会暗下的。
      对于带来这束光的党,索朗旦增提起来便是深深的感激。除了感激,还有愧疚,愧疚党给自己带来这样好的生活,自己却不能为国家做点儿什么。相比于历史课本上的相关描述,索朗旦增描述的是血淋淋的史实,是对“农奴翻身把歌唱”的亲身体会,是获得自由的差巴难言的感激,也是祖国越来越好的有力证明! 


上一篇:实践故事 | 索朗旦增:差巴与自由 _户外

下一篇:没有了

 
友情链接